左木

润旭磊伦侠明我们灿烈敲好看诺~

回来啦

终于……啊

苏服~


嘿嘿嘿,请我家大佬画的,一个月啊~
终于是给我赶出来了……
开心~
enmmmm现代AU啦~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做那个冰激凌……
@一只芮猫 ~

冬天真讨厌(一发完)





今天是周末,旭凤赖在床上没有起来。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屋里。

“起床了,旭儿?”润玉推门进来了,认真的看着床
上哼哼唧唧不愿意起来的旭凤。“要吃早饭了,不吃
饭对身体不好……你要听话,知道吗?你……”

旭凤猛地坐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哥你怎么这么唠叨!像个老太
太……”旭凤崩溃的揉了揉头发,现在的确是鸡窝头
了。

“你不想听吗?那我以后就不说了……”润玉微微皱
了皱眉,手用力的捏着门把手,青筋暴露。

“不是……我……”旭凤百口莫辩,只能认命的叹了
口气,“你帮我穿衣服。”

“好。”润玉瞬间绽放了笑颜,看的旭凤是一愣一愣
的。

旭凤任由着润玉摆弄,趴在润玉身上又要睡过去一
样。直到衣服被穿好。

“好了。”润玉满意的看着浑身充满朝气的旭凤,笑
意渐深,“最喜欢这样的旭儿了。”

旭凤歪头看着润玉,总觉的有些不同,可却怎么也看
不出来。

或许,是我想多了。旭凤想。

润玉看着呆愣的旭凤,伸手将他抱起,手巧妙的往他
兜里塞了一颗青绿色包装纸的糖。

旭凤被润玉抱到了餐厅,墙壁上挂着古典的钟表。

时针和分针不停游走于360度之间,永远逃不开束
缚,不时的“嘀嗒”让人无端地心生不安。

钟表显示的时间是7:00整。

哪里晚了?

旭凤恨恨的瞪了一眼润玉,坐在了椅子上。

早餐很是丰盛,有旭凤爱吃的三明治和煎蛋。还有一杯牛奶。

旭凤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润玉坚持要让他喝牛奶,补
钙?旭凤看了看发育良好自己,不矮啊?看了看对面
冒着水雾的咖啡哀叹,我要喝咖啡啊啊啊!

润玉看了一眼白色的液体,厌恶的皱了皱眉。伸手拿
过自己面前的咖啡替代了那杯牛奶。

“喝咖啡吧。”润玉拿着那杯牛奶走进了厨房。

旭凤亲眼看见润玉将牛奶倒进了垃圾桶,模糊不清的
听见润玉嘀咕了一句。

“神经病,干嘛给他喝牛奶?他又不爱喝。”

旭凤不解的歪了歪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真好喝。

厨房中突然一阵聒噪。

旭凤看了过去,润玉扶着流理台,额头似有薄汗。

“怎么了?”旭凤忙要起身,又看见润玉直起了身子。

“没事,有些头疼。”润玉不停的揉着太阳穴却缓解不了疼痛,“我去休息一下。”

“嗯嗯,你快去休息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润玉慌忙的回绝。

不经意间看见旭凤面前的褐色咖啡忍不住皱眉,“怎
么不喝牛奶?”

“啊?不是你……”旭凤啃着煎蛋口齿不清的
说,“你给我的咖啡啊。”

“啊……是么?”润玉讪讪的笑着,“瞧我这记性。”

润玉慢吞吞的走进了卧室,咔嚓一声关上了门。

隔绝了一切。

钟表嗒嗒的不停转。

旭凤孤零零的一个人啃完了早餐,温热的早餐吃下
肚,却仍阻挡不了旭凤的手脚冰凉。

不开心的收拾了残羹剩饭,旭凤打算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却看见润玉从卧室走出来。

“旭儿,我们出去散步吧?”

大冷天的散什么步?旭凤感觉莫名其妙,真的是把头
挠秃也不知道润玉卖的什么药啊……

旭凤抿了抿唇,没有拒绝。

他预感到一些事情,他感觉最近的一切都很不正常。

两个人走出了单元楼,走出了小区,走在临河的街道
上,冷风刺骨,旭凤不禁缩的更小了。

街上没有一个人,啊不对,是只有润玉旭凤两个人。

润玉脱下了自己的大衣盖在旭凤的身上,停下脚步倚
在临河的栏杆上。

旭凤也随之停了下来,两个人静默的没有说一句话,
旭凤扯进了大衣企图裹住一丝温暖,可寒风长刀直入
侵袭了他。

真他妈冷。旭凤不禁爆了个粗口。

“旭凤。”润玉终于舍得开口了。

旭凤头一次听见润玉叫他“旭凤”而不是“旭儿”。

他没有说话,等着润玉的下文。

“分手吧。”

旭凤觉得一定是风浪太大他没有听清,这个风浪真讨
厌,不,是这个冬天真讨厌。

旭凤讨厌冬天。

“你说什么?”

“分手吧。”

“为什么?”

润玉转过头来静静的看着他。

“因为我很累了。”

“你总是像个小孩子。”

“一点也不成熟,我要像个真正的哥哥一样去照顾你,我很累。”

“你让我很困扰。”

旭凤冷极了,像被冻僵了一样,大衣从他的身上滑
落,寒风更加嚣张的包裹了旭凤。

“啊……”旭凤像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是呢,我
简直是糟糕透顶的恋人。”

“所以,分手吧。”

“分手,分手,好啊!”

寒风将旭凤的声音送的很远,可安寂的街道没有人去听。

“真是抱歉,让我们的润玉先生这么苦恼。”旭凤的
声音发颤,眼睛红红的,“但请放心。”

“以后不会了。”

这句话花费了旭凤的全部勇气,他推开了润玉,故作
淡定的逃离。

一个女人撞到了旭凤,她匆匆的道了歉走远。

那个女人最终走到了润玉的身边停住了。

“不难过?连滴眼泪也不掉的……”那个女人看了看
他,惋惜的叹气。

“他会过的更好。”

“值吗?”

“值不值无所谓啊,反正我只是一个神经病。”



旭凤皱了皱眉,吸了下鼻子。

啊,感冒了。

可惜啊,没有人会给我买药了。

钥匙转动门锁,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声。

旭凤颓然的坐在沙发上。

他下意识的想去摸兜里的烟。

但他只摸到了一颗糖和一张被折叠的平整的纸。

润玉说吸烟不好的,所以凡是可以有烟的地方都被他
替换成了青柠味的糖。

那张纸却是陌生极了。

旭凤颤抖着手打开了那张平整的纸。

“诊断证明”四个大字占据了很大的空间,生怕别人看不见。

“润玉,男,26……”

旭凤没心情看这些,直接跳过了。

“人格分裂症。”

旭凤像被人扼住了喉咙,呼吸都停滞了。

好想吸烟啊,可只有一颗糖。

旭凤剥开糖纸,将那颗青柠味的糖送进了口中。酸涩
弥漫开来,让人想哭。

钟表的声音好像愈来愈大了。

这个破表,真烦人。

脸上有点凉,旭凤伸手摸了摸,是泪。

哐啷一声,钟表被迫停止了它兢兢业业的一生。

冬天真讨厌。




――END――

感冒(一发完)

旭凤醒来时,浑身冷的发抖,伸手摸了摸额头,滚烫的又让他昏昏沉沉。

“唉……”微微叹了口气,唤来了一个小仙子。

“告诉润玉,我要见他。”

小仙子微微行礼,退了出去。

而润玉听了小仙子的话,笑了笑,挥手让她退下。

手里拿着书卷反复摩挲,思衬一番,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起身朝外走去。

旭凤裹着被子,鼻子有些透不过气,眼皮沉重掀不起来,迷蒙间听见小仙子在说话。

“殿下,天帝陛下什么都没说。”

旭凤不高兴的撇了撇嘴,闭着眼睛闷哼一声,心情溢于言表。

“哦……那你退下吧。”旭凤又紧裹了被子,声音闷闷的很是可爱。

小仙子无语的看着懒散散的火神殿下,一个两个的跟她玩什么,她又不是猴精。

无奈行礼转身退了出去,心累的叹了口气。

旭凤又裹了裹身上的被子,可依旧挡不住全身的寒冷,不禁打了个喷嚏。

自从那日大战之后,旭凤身子愈发不如从前,近几日甚至感到灵力不断无端散失,甚是烦躁。

旭凤朦胧的昏昏欲睡,却听见了殿门被推开,有缓缓的脚步微微回荡在空空的宫殿。

旭凤痴痴的笑着,攥紧了被子装睡。

润玉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人细微的颤抖,并不是其他,纯粹是笑得发抖。

“旭儿,有什么好笑的?”

旭凤的身子僵了僵,缓缓的直起身子,攥紧了身上给他温暖的被子。

“你看出来啦……”旭凤不高兴的皱了皱鼻子。

“……”润玉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坐在了旭凤床边,整理了一番衣袖。

“旭儿找我何事?”

“……”旭凤抬头瞪了润玉一眼,“你说呢?”

“旭儿既然不说,兄长是猜不出来的。”润玉笑了笑,“我看旭儿并无要事,如此,我就回去处理事务了。”

说罢起身要走,却被床上一脸委屈的人拽住了衣袖。

“喂,走什么走!”旭凤心里委屈又不满,一张脸急得红红的,声音闷闷的像被人欺负了似的,嘴里还嘟囔着“要你有什么用……还不如被子暖和呢……”

润玉挑眉,看着兀自嘟囔的旭凤一扯手收回了衣袖。

“旭儿昨日还说与我和离,今日是反悔了吗?”

“我……我,你还好意思说!”旭凤恼怒至极,手里却依旧攥紧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像个球,“要不是昨儿晚上你,你,你……”

“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什么来,却见润玉依旧淡然处之,顿时气得不行。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生病?”旭凤鼻子红红的配上这副生气的模样可爱到不行,“你得赔我!”

“生病了?”润玉见旭凤示弱这才装不下去了,“昨日我分明帮你清理唔……”

“别说了!”旭凤忙直起身子捂住润玉的嘴,身上的被子却滑落下来,冷空气直往怀里钻,旭凤忙松开手抓住被子。

“没脸没皮。”旭凤白了润玉一眼,脸红红的滚烫。

“我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旭儿是要我如何才满意?”

润玉说着便俯下身子,两人额头相对。

“怎么会生病?”旭凤的额头滚烫而润玉的却因为寒风而微凉“战神殿下竟然生病了?”

润玉感受到滚烫,有些疑惑,忙唤邝露传岐黄仙官。

旭凤咂咂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伸手掐了一把润玉的脸,侧过身直往润玉的怀里钻。

“啊……好暖和……”旭凤舒舒服服的倚在润玉的怀里,可苦了润玉僵着身子不敢动。

“你啊……”润玉无奈的摇了摇头,戳了戳旭凤有些软肉的脸疑惑地说道,“怎么胖了?”

说着就往旭凤被窝里钻。

一阵凉风袭来,紧接着就是温暖包裹了旭凤。

旭凤缩了缩身子,抬头看了一眼润玉,“想当年我也是战神,可偏偏被你这骗子给骗了去,什么都不让做不说,还得被你往嘴里塞各种东西,不胖才怪呢……”

“旭儿怪我吗?”润玉颇有些委屈,“我对旭儿这么好,怎么会是骗子呢?”

“我……”旭凤还欲说什么,就瞧见那邝露已带着岐黄仙官侯在一旁,忙踹了润玉一脚。

润玉吃痛却也不恼,只是摸了摸旭凤的头,下了床又成了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坐在一旁喝茶。

邝露看着多变的天帝陛下也是心累。

那岐黄老头捋着胡须给旭凤把脉,脸上表情变幻莫测,连把了好几次脉却仍是不敢妄下定论。

看的旭凤是急躁的不行。

终于,老头缓缓起身,依旧捋着为数不多的小胡子,又缓缓开口道,“陛下……火神殿下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静养几日即可,还有一个就是……额……怀了孩子……”

“真的?!”润玉把杯子往桌子上猛一按,震的桌上的茶壶一颤。

岐黄仙官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帝陛下,“陛下可否需要把脉?”言外之意就是“你是不是有病?”

润玉尴尬的咳了一声,挥手示意邝露带这个毒舌的老头赶紧走。

“润玉,他说的……是真的?”旭凤张手抱住走过来的润玉,蹭了蹭润玉的腰腹,软软的说道。

“是啊,旭儿,我们要有孩子啦。”润玉虽然保持冷静,可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高兴,“我们就要有一个可爱的小殿下了。”

润玉说着已经抱着旭凤躺在了被窝里,暖暖的,不光是身子,心里也是暖的。

“那……”旭凤也是有些初为人母的无措,“那我要怎么做?”

“傻凤凰,只要像以前一样就好了。”

“嗯。那不需要喂他什么?”

“你最近不是灵力散失吗?想必是被这个小家伙给偷了去。”

“嗯,你说该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你喜欢就好。”润玉轻柔的抚着旭凤的背,笑得温柔。

“那……我们……”旭凤嘟嘟囔囔的听不清在说什么,润玉低头一看,原来是睡了过去。

润玉又抚了抚旭凤的脸,慢慢放开了旭凤,小心翼翼的起身下了床。

旭凤是被一股香味给馋醒的。

旭凤睁眼便越过润玉看见不远的桌子上放着一碗粥正冒着热气,旭凤看了看睡得正酣的润玉,悄悄移开放在他腰间的手,小心翼翼的越过润玉,可刚踏出一只脚,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扯了回去。

旭凤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肚子,可有只手正稳稳垫在他身后护着他倒也无妨。

旭凤抬头看着依旧熟睡的润玉,满是惊恐,眼却是盯着润玉不放,直盯得润玉睫毛轻颤,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又骗我!”旭凤恼怒至极,抬头咬住了润玉的下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我要和你分……嗯……”

润玉掐了掐旭凤的腰,笑眯眯的问道“旭儿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旭凤赶忙回答,生怕会被大恶龙给“吃”掉。

“真乖。”润玉亲昵的印了一吻在旭凤的额头上。

旭凤脸微红,他觉得自己好像要烧成白开水了。不过……谁让润玉人这么好,旭凤想到,往润玉怀里拱了拱。

就算我烧傻了,他也会照顾的我的。

旭凤这么想着,某位的咸猪手却已经游移到了他的大腿。

“喂干什么?!”旭凤忙要脱开桎梏,却被搂的紧紧的动弹不得,“我生病了!”

“别动。”润玉沙哑着嗓音,竟是说不出的性感,“我只是想摸摸你,你在动……”

润玉话还没说完,旭凤就已经老老实实的趴在他怀里不挣扎了。

可为什么那只手还没有移开啊!!!

旭凤欲哭无泪。

润玉笑得一脸狡诈。

邝露悄悄的听了个清楚,啊……怎么办,好想烧死他俩……

润玉学会了土味情话(一发完)







“润玉……”

“嗯,怎么了?”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润玉思索了一番,“但有一个缺点。”

“缺点?”

“对,缺我。”



“旭凤!”

“唉!”

“旭凤!”

“唉!”

“旭凤!”

“唉!”

“娘子!”

“唉!……唉?”

润玉看着呆愣的旭凤得逞的笑了。



“旭凤……”

“嗯?”

“我觉得像一个人。”

“什么人啊?”

“我的人。”

说着,润玉抬起旭凤的脸吻了上去。


“旭凤……”

“别说了!”旭凤一脸哀怨的看着润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因为土味情话就像你一样,一天不睡浑身难受。”



“旭凤呐。”

“……干嘛?”

“睡眠的拼音是什么?”

“shuimian”

“那失眠呐?”

“shimian”

“你知道失眠和睡眠有什么不同吗?”

“什么不同?”

润玉笑了笑,“少了一个你。”



“旭凤旭凤旭凤……”

旭凤绝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旭凤!”润玉使劲拉下了旭凤的手。

“你知道我想成为什么人嘛?”

“不知道。”

“你个小傻瓜。我想成为……你的人啊。”



“旭凤。”

“不要再说了!为什么这样对我啊?!”

润玉疑惑的看了一眼旭凤。

“你是我的,我爱你。”

“所以呢?”

“所以这是我表达爱意的方式啊。”

“我谢谢你那么爱我。”

“哼哼,当然啦。”


“旭凤。”

“嗯?”

“润玉清寒,一世与夜为伴,无尊位,少亲朋。倾其所有,不过几只小兽,一宅陋室……他日,旭儿若嫁与我为妻必要受些委屈,如此,你可会嫌弃?”

“不要那台词来跟我拽。”

“哎呦被你发现啦。”

旭凤看着润玉,嘴里不清楚的说了一句

“傻子……我当然不嫌弃了。”



“旭凤,你知道我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是做什么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旭凤翻白眼。

“不想知道也得知道!”

“我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想你!”

“……嗯。”



“旭凤,你爱我吗?”

“……”

“你怎么不说话?”

“我的答案很长,要用一生来回答,你要听吗?”旭凤握住润玉的手。

润玉笑了笑。

“愿闻其详。”
















日常混更。

永远和我在一起(一发完)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我恨你。”

旭凤眼中带着仇恨,满满的,充斥了润玉最喜欢的眼睛。

润玉惊恐的睁开眼,看着怀里的旭凤正在安静的睡着,他松了口气,搂紧了旭凤。

润玉很害怕,甚至发狂。他多怕旭凤回想起来他所做的一切然后像梦里的一样,眼中满是仇恨,似乎要溺出来化作一张黑网将他吞噬。

“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润玉喃喃自语。

旭凤往润玉怀里靠了靠,睡得香甜,似乎做了什么美梦,痴痴的笑了。

润玉伸手勾了勾他的鼻子,闭上了眼睛。

润玉太累了,他沉沉的睡了过去,以至于没有看见旭凤睁开了眼。

旭凤看着眼前的人,那么近,呼出的气息那么炙热,似乎要灼了他,可是,到底柔化不了旭凤那遍体鳞伤以至于早已凝结冰霜的心。

旭凤犹豫的伸出了手,借着光亮,食指在润玉的脸上勾勒着,描摹着,要把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记到心里去。

许久,旭凤放下了冰凉的手,缩进润玉怀里睡过去了。

润玉的唇角微妙的勾了勾。

润玉醒过来时,身边的床榻冰凉,原来还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旭凤早已没了踪影。

润玉慌忙的起身,四下寻觅着,没有旭凤。

“兄长,找什么呢?”旭凤端着瓷盘慢慢的从外殿走进来,正巧看见润玉的慌张。

“找你啊。”润玉心里像一块石头落了地,顿时轻松了。

“我还能去哪?怎么――”旭凤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床边,将手中的盘子放在床头,“兄长这是在欲求不满吗?”

“我当然不介意做到你哭。”润玉起了玩心,调笑起了旭凤。

旭凤顿时没了气焰,脸红彤彤的,伸手从盘子里拿去一块糕点塞进了润玉喋喋不休的嘴里。

润玉三两下将嘴里的糕点嚼了下去,一阵的清甜蔓延在口中,好吃极了。

“好吃吗?”旭凤一脸期待的看着润玉,让润玉无端想起了摇尾卖萌的小奶狗。

“好吃。”润玉又拿起一块白色糕点吃了起来,“是桂花糕吧?”

“对啊对啊,这可是我起了个早亲手给你做的。”旭凤一脸得意,“呐,好吃就多吃点。”一边说着,旭凤又拿起一块小小的桂花糕直往润玉嘴里塞。

“旭凤,我竟不知你何时会做桂花糕了。”润玉顺着小凤凰的意,将盘中的糕点系数进了肚子。

“你不知道的多了……”旭凤小声嘀咕了一句。

却忽然眼前一暗,回过神来时早已被润玉按在了床上。

“那旭儿可要一一告诉我。”

旭凤闻言脸色一红,忙用力推开润玉,红着脸跑出了璇玑宫。

润玉轻声一笑,挥手运行灵力,将体内的药以水包裹化散开来,逼出了体内。

“你骗了我。”





润玉穿戴整齐后也无心处理公务,便出了宫门直朝旭凤的住处而去。

见旭凤正在练剑。

仿佛充斥火焰的凤翎剑只见残影,旭凤挽剑挽的极快,强大的剑气让一般的仙侍不敢靠近。

“旭儿。”

红衣少年身形略顿,转身抽剑刺向润玉。

“兄长,看你能否接我这一剑!”旭凤志在必得的笑了笑,剑只离润玉一尺远了。

再近一点,他就可以杀死润玉。

再近一点,他就可以结束这一切的荒唐。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可惜,润玉一侧身,便轻易的躲过了这一剑。他伸手拽住旭凤的手,将他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凤翎剑像被遗弃了似的掉在了地上。

旭凤愣愣的,呆滞的被润玉抱在怀里。

良久,旭凤笑出声。

“天帝陛下,好算计。”

润玉似是无辜的叹了口气,“旭儿,你怎么怪我呢?”

“润玉,你还是这样。”旭凤被禁锢在润玉的怀里无法挣脱“你总是算计着一切。”

“不是我算计啊。”润玉亲昵的抚摸着旭凤单薄的脊背,“是旭儿太傻了……我早就知道了,那盘糕点里你放了锁灵散。不过……我倒是好奇,旭儿是何时想起这些事的呢?”

“果然。”旭凤嗤笑了一声,却并未对润玉的疑问做出回答,“果然……”

旭凤笑的浑身发抖,眼里的晶莹滴落在润玉胸前的衣襟上。

润玉又抚了抚旭凤的脊背。

“看来我对旭儿太过宠溺了。”

“杀了我吧。”

润玉像听见了什么笑话,“旭儿,我怎么舍得呢?”

“我会好好的惩罚旭儿,让旭儿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

“做错了,就该罚。”

润玉的声音忽然变的冷冽,手指在旭凤的背上掐出血来。

旭凤瞪大了眼睛,更加剧烈的挣扎着,颤抖着,哀求着。

“不……不,润玉……润玉,求你,不要这样……会
死的……润玉,我错了!……真的不要……”旭凤不住的求饶,却止不住脊背上的疼痛。

“傻旭儿,怎么会死呢?”

“你可是凤凰,不死鸟……啊,不对……”润玉顿了顿,“或许你以后就只能成为我的金丝鸟了吧?”

润玉笑着,笑的开心,却让旭凤的心里更添伤口。

旭凤不再求饶了,可泪却是止不住的流,脊背上的疼痛和润玉的话几乎让他的心支离破碎。

忽的一声哀啼,润玉惊讶的看着旭凤的真身。

流光溢彩已经不在了,凤凰的浑身鲜血淋漓,翅膀像被人生生扯断了,垂在两边。

真美,润玉想。

旭凤早已晕了过去,润玉搂着他,看着他鲜血淋漓的翅膀,满意的笑了笑。

这样,你就再也跑不掉了。









旭凤被囚了起来。

就在润玉的宫殿里。

日日夜夜的饱受折磨。

旭凤动了动手腕,铁链的声音当啷刺耳,上面隐隐的现着禁制符咒。

旭凤连嘲讽的笑一下都做不到。

门外传来响动,一个侍女走了进来。她的眼神无光,脚步却不虚浮。

旭凤看了看,是被封闭了神识。

他忍着禁制的伤害,用仅剩的灵力打开了侍女的封印。

侍女乍一看见被禁锢在床上的旭凤很是惊讶。

旭凤也不在意,只是叫侍女带话给他的叔父丹朱。

后来……后来?

谁知道后来呢?

但那个侍女却再没出现在旭凤的眼前过。








看着蓝色的所见梦,旭凤微微的愣了愣。

察觉到旭凤的走神,润玉不满的掐了掐旭凤的细腰。

“旭儿,不曾想竟找到了那日你的所见梦。”润玉附在旭凤耳边呢喃,“不知旭儿作何感想?”

旭凤没有说话,润玉也没有强求,只是身下力道加重,刺激的旭凤轻吟出声。

“旭儿,乖弟弟,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润玉居高临下的看着旭凤,说出的话像是命令。

旭凤眨了眨失神的眼,几滴晶莹自脸颊滑落匿于发间。他慢慢的伸出手搂住润玉的脖颈,直起身子将自己的唇附上。

润玉满意的眯了眯眼。

“真乖。”

旭凤像是没有听见,只是麻木的吻着润玉,修长光洁的腿被迫张开,不断的抽送引得身体不住的颤抖。

润玉拍了拍旭凤的臀。

旭凤配合的张大了双腿,习以为常的接受润玉。

“真是个好孩子。”

旭凤没有说话,随着着润玉的动作发出难耐的呻吟。

润玉看着沉溺于情欲的旭凤,伸手摸了摸旭凤的脸颊。

旭凤身体僵了一下,片刻又恢复自然。

“你是夏日炽阳,为什么却不肯给我一点暖呢?”

旭凤嘴角微勾。

“因为,我恨你。”






我得到你得到的太容易,所以才会更害怕失去。

要开学了😱真好

双生梗

BL双生相爱相杀十五题
1 从诞生的一瞬间起我们就注定会分离
2 互相伤害
3 不间断争吵
4 夺走你的东西
5 「有了我为什么还要有你?」
6 憎恨自己的半身
7 「你不如死掉算了」
8 命运之锁链
9 恨与爱
10 逃避现实
11 涌动在血液里的羁绊
12 想亲手将你杀掉
13 我们是命运的俘虏
14 The kiss of death
15 镜子中映出的是?

脑补润旭……




再也得不到的你(一发完)


天帝近日心情不好,总是爱发脾气,邝露叹了口气,收起了地上被摔碎的茶杯,默默的退了出去。

润玉不停的揉着眉心,可心中的焦躁烦闷一直不散,这让他心中恼火更甚。

忽的一双温热的手附了上来,润玉心情这才稍复平静。

“旭凤。”

“……”旭凤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笑着,替润玉抚平皱眉,这才开口“兄长几时竟是这般的心躁?原先沉稳的像个冰山。”

“呵,那你也不可以嫌弃我。”润玉握住旭凤的手,揉捏着柔软,心情如同拨开浓雾见了晴。

“怎么会……”旭凤低头温润的像个小媳妇,让润玉喜爱的不得了。

“润玉,凤凰花开的很盛,改日你陪我去看吧。”

“好。”

“睡一觉吧,你太累了。”旭凤在他耳边低低的声音催着润玉的困意,润玉顺着旭凤的意,趴在桌案上睡着了。

旭凤看着熟睡的润玉,笑了笑,起身离开了。

邝露又端着一盏新的温热茶水进来,却看见润玉伏在桌上睡得正熟,便隐匿了声息,悄悄将茶杯置于桌上,又幻出件薄毯覆于润玉身上。

“凤凰……”润玉呢喃着,让邝露愣了一愣,看着依旧睡着的润玉,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般又叹了口气。

润玉醒来时,看见身上的薄毯,笑了笑,将它拿下来细致的叠好放在一旁,又开始处理起事务。

那盏茶又是凉了,邝露不得不又端上来盏新茶换上,看着润玉总是欲言又止,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来端着茶杯退下了。

润玉拿起茶盏轻饮几口,温热的清茶顺着喉管滑进胃里,暖的浑身舒畅。

润玉刚放下茶杯,便又看见旭凤端着碗款款走来。

“诺,你这处理公务忙了许久,虽然不饿,但是饱饱口腹之欲吧。”旭凤放下手中的小碗,原来是一碗莲子粥,还散着热气,让人闻着蠢蠢欲动。

润玉满是温柔,浑身似是要溺出来的幸福和满足。

“旭儿,我好累,你喂我。”

旭凤见润玉这般耍无赖也没了办法,只能认命的拿起汤匙一勺一勺的喂着润玉,嘴里还不忘念叨润玉。

“累了就歇着,干嘛这样苦自己。”

“旭儿是在心疼我吗?”润玉笑着含下一勺粥,莲子的清香散发开来,顺着米粥的温热直暖的人心里也是热乎乎的。

“哪有……”旭凤红了脸,瞪了眼润玉使起了小性子,放下汤匙不愿再喂了。

“好好好,是我心疼旭儿。”润玉连忙告罪,这才哄好了旭凤。

一碗粥很快喝完了,可润玉却仍是不舍,“旭儿,陪陪我吧。”

旭凤没说话,看着他笑。

良久,旭凤看着润玉收敛了笑容。

“润玉,别再骗自己了。”

“别在自欺欺人了。”

润玉不明所以,眼睁睁的看着旭凤起身走远,却怎么也使不上力,也叫不出声。

恍然间一睁眼,看见邝露正拿着毯子。

“陛下。”邝露行礼,将薄毯收了回去。

“邝露,旭儿说这几日凤凰花开的尤其好,你在哪摆上桌椅,好让他有个歇息的地方。”润玉像想起了什么,对邝露说道。

邝露迟迟不动,一脸惊异的看着润玉。

“陛下,凤凰树……”邝露顿了顿,似乎是在迟疑“凤凰树花落了数千年,如今早已是棵枯树了。”

“怎么可能?”润玉诧异“可旭凤明明说了……”

“陛下!”邝露打断了润玉的话“陛下,二殿下……他,他早已经……不在了……您……别在骗自己了!”

润玉愣住了,他挥了挥手,让邝露退下。

他仍呆在那,良久,一滴泪滑落,滴落在仍冒着氤氲雾气的茶中,溅起一道小小的水花。

“不在了……”

“对啊,你已经不在了……我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凤凰树的枯枝随风而动,似乎随时都会断掉。

又一阵风吹来,一朵朵红色的花忽然在枝上绽放开来,迎着风,摇曳着,舞在人的心尖儿上。

那么美。

       ――完――













40粉了耶

文梗

病友三十题
1 强迫症
2 偏执症
3 自恋人格
4 多重人格
5 表演人格
6 外伤性人格障碍
7 被害妄想
8 被爱妄想
9 创伤后压力综合症
10 依赖症
11 恐惧症
12 认知障碍
13 记忆障碍
14 选择障碍
15 狂信者
16 幻觉
17 精神控制
18 恋物
19 同性崇拜
20 禁忌冲动
21 幻肢症
22 过敏症
23 慢性症
24 视力障碍
25 听觉障碍
26 味觉障碍
27 痛觉迟钝
28 运动损伤
29 头痛
30 性欲障碍
BE向三十命题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2 反目成仇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4 分手
5 与爱无关
6 报复
7 七年之痒
8 错过一世
9 杀了你
10 一直都是骗局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12 无爱亦无恨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14 从未相遇
15 无知伤害
16 我们都老了
17 如果当时……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19 痴人说梦
20 玩笑而已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22 厌倦
23 粉碎性自尊
24 多余的人
25 相思相忘
26 生离死别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28 “请回头看看我”
29 撕毁梦想
30 无爱者
老夫老妻三十题
1 习惯性吻别
2 压力爆发/感觉迷茫的时候
3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4 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5 发现信件盒子
6 睡前故事
7 酩酊大醉
8 冷水澡
9 初见回忆
10 你的手还是那麼冷
11 Follow Me./惊悚
12 没有言语的夜
13 旧疾复发
14 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工作探班
15 第四次晚归
16 Hello Stranger. /一时兴起的419 PLAY
17 从backkiss再开始/享受你的亲吻
18 熟悉到每一寸的甜美的身体
19 说不出口的情话
20 Road Trip. /公路旅行
21 人群里你的气味
22 被忘记的纪念日
23 逃家
24 如果我死去/BE妄想
25 我们的猫跑丢了
26 瞒著你抽烟
27 秘密抽屉
28 我们还没做过的事
29 讨厌却爱著你的一切
30 迟来十年的告白
老夫老妻三十题 (二)
1 笑卧美人膝
2 画眉深浅入时无
3 你的胸前是令我沉溺的海
4 两只手可以环成一个圆满的姿势
5 我为你梳头,你为我刮胡子
6 伸出手,就能握到你
7 灯下共读
8 披衣夜坐
9 相拥而眠
10 非常突然地心有灵犀相视一笑
11 双额相贴
12 以手抚脸
13 顺着手一路嗅着身上的香气最后亲吻脸颊
14 远隔两地,却彼此梦见
15 吵架期间,依然静坐对食
16 病榻边的一碗粥
17 只有你拥有全部的我
18 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19 有一盏灯光为我亮起
20 手边的热茶
21 你是我前进的方向和后退的归宿
22 把孩子丢下去一起旅行吧
23 留在身边讨厌,没有又挂念
24 男儿泪,只给佳人看
25 驼背的老头子和小脚的老太婆
26 再来看一遍少年时的情书吧
27 不看她,不看她,不看昙花看着她
28 今朝有你今朝醉
29 不说再见
30 生同衾,死同穴